阅览室

您的当前位置:心理辅导 > 阅览室>实用心理

李子勋:破解婚姻心理密码

发布时间:2016-12-19文章来源:浏览次数:1137 点赞量:23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欢迎走进《新闻会客厅》。今天一上来我要问一个问题,您觉得婚姻是什么?我想这也是一个问十个人就有不同答案的一类问题,不管是未婚、已婚还是打不打算结婚,婚姻都是我们不得不去思考和面对的问题,如果婚姻出现了一些状况,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今天请到了心理医生李子勋。你好,您是从1990年开始,就关注婚姻当中的心理问题? 

李子勋:其实不完全是,只是前来做咨询的人婚姻问题比较多。 

主持人:所以您的注意力也会更多地放在这个范畴里面? 

李子勋:的确做了很多思考。 

主持人:不知道是不是您对婚姻家庭问题思考的多,研究的多,据说现在在网上,对您的关注、对您的喜爱的帖子特别多,甚至到了崇拜的地步,有的女孩之间会讨论,说怎么跟李子勋大夫交流,让他会更喜欢我。是不是假设一个人对婚姻家庭问题这么了解,跟他结婚肯会幸福? 
李子勋:那倒不一定,对婚姻了解的太多,也就说他对婚姻没有太多的期待,如果不对对方有很多的期待,婚姻是很平稳的,但是婚姻中那种愉悦感,就是激情的东西很少,但是彼此的属于和彼此和谐的生活方式会容易达成。 

主持人:婚姻究竟是应该追求激情,这种强烈的愉悦感,还是应该追求平稳的安全感? 

李子勋:其实婚姻从心理深层讲是一个归属,但是婚姻不等于爱情,爱情就像我们把一个种子撒到地里,我们辛勤浇灌,种子发芽了,结出来的果实也好,那就是婚姻。但是我们需要爱情浇灌它,但是只有爱情是不够的,实际在现在来说,婚姻更是一个生存的方式,50年以前,当时因为女性不能够独立在社会上打拼,她完全靠一个婚姻生活,所以对女性来讲,婚姻更是一个生存的目的,也是一个归属。对男人来讲,婚姻当然也是一个生存,因为男人需要照顾。 

主持人:那就是说爱情仅仅是一个起点.人们对于婚姻的种种表现,跟人们对婚姻本身的理解正确与否,关系大不大? 

李子勋:太大了,其实我们对婚姻的解释不同,在不同的构架下,我们对婚姻的解读是不一样,如果按照心理学家的爱情,其实爱情不是两个人的,是自己的。 

主持人:自己的? 

李子勋:对,徐静蕾做了一个故事叫《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

主持人:我爱你关你什么事。 

李子勋:假设你内心没有爱的能力,不管你跟谁在一块,不管对方多么在意你,你感觉不到是爱。 

主持人:如果有爱的能力,你不理我,我也可以去爱。 

李子勋:这很简单。你看那些粉丝,喜欢周杰伦或者喜欢谁,他只要知道他在唱歌,在活着,看到他的图象,他就很幸福,他在关注他,但是与周杰伦没有关系。爱别人的时候,我们内心洋溢着一种愉悦感,觉得我们的生命得到了价值的,觉得我活着有意义。所以婚姻中也是这样的,假如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他去爱,爱对方,他得到的是一个幸福感,假设他怀疑对方,不爱他,或者认为对方爱着别人,这个感觉就没有了,他就失去了。 

主持人:您对婚姻的定义是一直以来就这样对婚姻定义,还是说时代发展到今天,各种各样的婚姻状况出现了,找到这样一个解释,人们更容易平复,才有了这样一个解释? 

李子勋:其实应该是1990年的时候,我研究美国加利福尼亚关于婚姻幸福度的调查表,我就发现它提出来有七八条抽查的标准,但是恰恰没有爱情,没有说你爱不爱你先生,你先生爱不爱你,或者你能不能感到爱。 

主持人:都不算是一个指标? 

李子勋:对,它不算一个指标,所以爱是一个内心的东西,你觉得这个男人爱着你,你就能从他的行为里看出他在爱你,当你觉得他不爱你,你会从所有行为上都说他不爱你,这还是内心世界的一个重现。 
主持人:婚姻当中,像您刚才说的一些评定指标,没有爱情,有些什么呢? 

李子勋:主要一个是在双方价值取向方面的一致性,报告中讲了,教育孩子,金钱的处理,亲友的关系,比如对双方的爸爸妈妈,还有社会的兴趣,是不是有共同分享。 

主持人:这些指标如果是很好的朋友也可以达到? 

李子勋:你说得非常好,我个人觉得,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最难相处的关系就是夫妻关系,因为在这个关系里,它复杂就复杂在,不单单是夫妻,还必须是朋友,必须是父女、必须是父子,必须是母子、姐妹、兄弟,所以它是人类非常复杂的一个关系,这就是婚姻关系。 
主持人:您从1990年关注婚姻当中的心理问题,在这15年当中,中国人的婚姻都发生了什么的样变化? 

李子勋:我想最多就是婚外情,现在婚外情比十年前多得多,而且敢谈。 

正如李子勋所说,婚外情在现代社会已经越来越普遍,因为网络的兴起,人们的交往圈越来越广泛,同时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开始追求生活质量,于是婚外情现象在近十年越来越明显,也成为婚姻中的人们最为困扰的地方。 

主持人:刚才采访的片段里面,最有意思的是,有一对男女,女孩接受采访,当那个女孩说,如果婚外情发生,发现那个男的真的不爱我了,就让他走,而他旁边那个男,就一幅那样的表情,他为什么会做那样的表情? 

李子勋:我相信这个女性,真正她的丈夫发生婚外情,她就不会让她丈夫走,会拼命抓住他,当然会通过谴责。 

主持人:你觉得她就是嘴硬? 

李子勋:不,是没有觉察到,也许她这样说就是害怕,害怕她丈夫有婚外情。如果是另外一个女人,你采访她,第一,我相信我的丈夫不会,第二我就相信,他有婚外情,他也会度量度量,究竟是我更重要,还是谁更重要,这样的回答,我会相信这个女人是内心很自信的。刚才这种回答,我只是知道她内心比较含混,她不太清楚她将面临什么,甚至就是一种害怕。 

主持人:找您来咨询的主要是出现是婚外情的一方,还是说对方出现婚外情,哪一方? 

李子勋:三分之二吧,三分之二是被伤害对方,一般女性比较多,有三分之一是自己婚外情找我谈了。 

主持人:一般来讲,被伤害的一方,似乎是被动的一方,出轨的一方是在主动做一些事情。 

李子勋:不是这样,假设你的丈夫或者是你的太太有了一个暧昧关系,我们不说它是完全的婚外情,这个时候你怎么来看待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就决定你会怎么做或怎么感受,就是说你选择某种观念,就会导致你们的婚姻会朝向某一个方向发展。假设这个女人觉得她先生有一个女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就假定这个信号就证明先生已经不爱我了,或者这个信号证明我先生是一个花花公子,或者这个信号证明我先生是一个坏人,坏男人,不可信任的男人,产生这种观念。这三种观念会导致这个女的在这件事里面,婚姻出现麻烦,她来求证,比如说她会说我丈夫不是,但是又一个念头说是,这时候她就会去求证,求证的行为就会让这两个本来平和的关系复杂化。 

主持人:您的观点是说,家庭当中有一方出现了婚外情,被背叛那方主导着事态的发展? 

李子勋:差不多是这样的。我们必须假定,这个婚外情的男人也好,女人也好,本身还是把婚姻看得最重要,如果没有这个假定,它就不叫婚外情。 

主持人:那就是要重新界定婚外情,是以不离婚为前提的叫婚外情,还是以离婚为前提的叫婚外情。如果他准备离婚,就不叫婚外情了,是这意思吗? 

李子勋:比如说心理学经常会假定这样一个东西,整个生命是通过体验完成的,假设你只爱过一次和一生爱过三次的人,从生命价值来讲,也许体验过的人,对生命要珍惜一些,这里面和道德观念是违背的,我们的婚姻道德是从一而终,这跟我们古代对婚姻的美感有关系,你要承担对他的责任。但在人性层面,人性又是独立和自由的,也就说人不会因为婚姻就失去了他的独立性和他自由角色的权利,所以这就是一个两难的困境。 

主持人:您把婚外情说成是对人生的体验,那些保持有传统价值观的人,肯定要喊打了。 

李子勋:我不是说你在婚姻里面做更多的体验,我是说在这个人在婚姻以前,比如说在许多国家,我们看到北欧、北美一些国家,他在婚前是比较自由和开放的,他有很多经历,对爱的经历,所以他选定自己的婚姻的时候,常常是比较忠贞的,也就说在他的内心世界里,男女到底是什么,所以他的婚姻里面追求的就很直接,因为我们要互相合得来,我们要能够生存,我们要互利,我们结婚会让双方都得到更大的空间和更大成功的机会,或更能够满足我们对事业、对文化的需求。 

主持人:就是一加一要大于二。

李子勋:那时候不仅仅是为了性,为了某种冲动,或者激情来结婚,而是为了现实生存的结婚,在我们国家,我们一直认为婚前的情感或者这种亲密行为是不道德,也就说很多男人和女人就这样走进婚姻,他一辈子也不知道,别的男人和女人子怎么回事,他不知道,他只是凭自己的想象,这样,在中国现阶段,至少我们的调查发现,中国的婚姻中的婚外情,远比看起来更自由的国家要严重。 

主持人:被动的一方怎么采取主动来挽回这个婚姻呢? 

李子勋:婚姻是有生命的,婚姻就像一个孩子,等于是两个人的孩子,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关键让女性激发男人内心的善,我们不是要谴责他,甚至逼迫他,或者去把他赶走,而且是怎么用心理学的技术扰动他,这里面我们就经常谈到一些禁忌,一个禁忌就说女性不要认为这个男人发生婚外情,就是不爱她,因为一旦产生这个想法,这个女人就崩溃了,而且很多女性是自动思维,当她发现她丈夫有婚外情的,她立即想到丈夫已经不爱她了。第二,就会想到这十年来的生活全是欺骗,因为丈夫曾经告诉她,绝不会爱第二个人,她觉得从一见面她丈夫就在欺骗她,所以她整个十年的爱情都是假的,这个念头就很可怕。第三,如果这样她很悲惨,她太可怜了,也就是说她和这个男的生儿育女十年了,她从来没被爱过,这种观念是一点一点联想出来的,所以这个女性就陷入了绝境,她怎么办,她就是愤怒,她就要抗争,她就要跳起来,她就受到伤害,但这个伤害我们看出来了,婚外情是一个伤害,但后面这个连续的联想带来的痛苦是跟她有关的,来咨询的人觉察不到,但是我们会诱导她去觉察到,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她那么痛苦,还有她自己思维的一个责任。 

主持人:自己对自己的伤害?

李子勋:她选择了一个观念,但是她换一个角度,或者换某种文化观念来想,我在心理访谈做过一个节目,一个男性就说他的妻子有婚外情,他很痛苦,我就说假设你们六十年,只有半年的时间你妻子的心不在你身上,你想想还有五十九年半的时间她只爱你一个人,我就拿了一个花,把花拿掉了一个花瓣,这还是一个花吗,他说还是一个花,只是这一瓣不属于你的,这一瓣属于别人。 

主持人:这一瓣被拿掉的时候好疼啊? 

李子勋:是很疼,但是你还想要她吗?这个男的说还想要,所以他就意识到生命那么漫长的过程中,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保不住要犯一点什么错误,但是是不是说我们整个爱情就不美好了?不,不是这样的。 

主持人:出现了婚外情,宽容和挽回是唯一的选择吗? 

李子勋:那就看这个女性或这个男性的态度,如果他永远摆脱这个被创伤的感觉,但是我还是建议他慢慢离开这个婚姻。 

主持人:平常帮病人做辅导的时候,会跟自己的价值观念冲突吗,或者说道德观念? 

李子勋:客观来讲,我们在咨询时候是没有价值观的,我们是采取多样文化的一种取向,因为来咨询的人常常是弱势人群,也就说他们是跟主流文化不太协调的人。 

主持人:如果应该给当事人提的正确的建议和道德观念发生冲突,您怎么选择? 

李子勋:一般我追求有效,我不太强调正确,为什么呢?因为正确本身。 

主持人:有效比正确更重要? 

李子勋:的确是这样,因为心理学追求的是为当事人服务,我们更多是站在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上去思考问题,而不是维护社会的问题。当然,我们会用主流文化框架去帮助他,让他能够和主流文化适宜,但不是让他取消内心的想法,我们只是告诉他,如果你要适应我们的社会,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技术,心理技术,但是你内心可以不变。 

主持人:选择有效比正确更重要的话,会不会比批评? 

李子勋:但是我们职业决定的,就像律师,律师会合法为当事人避税,如果按照国家利益来讲,这就是应该批评的,但律师肯定是为当事人服务,或者律师在打官司的时候,尽管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他会通过一切努力让他减刑,或者让他受到法律的宽待。如果心理学有生命,就不是一个道德的讲堂,而是对当事人利益的一个保护者,他只是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让当事人在社会上获得支援,比如我们会告诉当事人,社会有很多有用的支援是免费的,这些支援都可以让他活得更好,这是我们的责任。 

主持人:刚才婚外情说了这么多了,难得心理医生在我们面前,给出几个可以做的,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 

李子勋:我们先说女性,我们在为女性的利益思考,第一要做的,就是不要纠缠到这件事情上,如果这个男人主动说的,不要高兴,不要以为这个男人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好像很坦诚在赎罪,这样男人实际上是缺少一种心理能力,要快速把焦虑传递给他的妻子,但是往往妻子听了以后,开头觉得没关系,我会原谅你的,但是事后就会出现一系列的麻烦。第二是被无意识发现的,一般无意识发现,女性一般都要去证实,要么就是想找到更可靠的证据。因为婚外情这样一个想法,当你一下敏感了以后,你就会关注,当你的关注一旦发生,你就会发现你丈夫有很多证据。一般我们觉得,如果你觉察丈夫有婚外情,要搁置等一等,那个时候你最好坦诚把你内心的担忧告诉他,不要追查他,马上去翻他的东西,我们建议女性不要去查他的手机,因为这是一些自我伤害,因为婚外情有一个规律,就说前半年是一个热恋期,你很难打断,这个男的宁可死,或者天王老子都不怕,他也不怕妻子,所以在那个阶段你去进攻,或者做结果会面对很大的风险。按照中国来讲,婚外情有一个曲线,到了一年以后会结束,如果这个男人还爱着他的妻子、爱着他的家,爱着他的婚姻的时候,一般三年以后就开始分离了,最长也不超过一年。 

主持人:至少我们要给他半年到一年的机会? 

李子勋:不是给他,在这个时候不要着急,你要学会搁置和等待,你可以把你内心的痛苦坦诚告诉他,比如说,你在我身边我觉得很陌生,不像过去那么快乐,用一个比较婉转的方式提出你的担心,看先生的态度,如果先生没有发生婚外情,他会说,你能告诉为什么呢,是不是我哪方面没做到,这样的先生显得内心很独立,如果很紧张,你别胡思乱想,这样的男人其实也不可靠,往往回答得太快的人是反应造成的,因为他也想好了,这种事是绝对不能承认的。不管怎么说,我希望女人不要那么快,不要扑风捉影,就开始跟踪丈夫。 

主持人:这是一个大的原则。 

李子勋:第二不要做的就是不要去找这个女的,尤其不要攻击这个女的。有的女性会说你是一个人物,你怎么会跟那种下三烂在一块,这是对丈夫人格的贬低,这会引发他的愤怒,尽管他原来是爱妻子的,或者他对妻子是内疚的,这样会让他不内疚,这个丈夫会视这个女性是想控制他,是超越他,或者伤害他的社会关系,他会很大的自我保护,他要保护的话,就要打击他的妻子,他甚至就说离婚,一旦离婚,你就没有办法责怪我,这样故事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