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览室

您的当前位置:心理辅导 > 阅览室>实用心理

别人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发布时间:2017-01-11文章来源:浏览次数:1227 点赞量:33

    穿过一两天的衣服虽然还不脏但是已经不想再穿了,但是因为已经穿过了不想再放回衣柜。于是就一层又一层的堆在椅子或者沙发上。虽然有朋友表示,这样的房间会让自己很舒适,觉得很接地气,是自己宅在家中最好的状态。但是对于我来讲,每次走进这样的卧室或者仅仅是想到我的卧室里堆积着旧衣服脏衣服,我就充满了深深的---无力感。
    这种无力感表现在:晒着暖洋洋的夕阳,吹着春风,轻快地走回家想做一顿美丽的晚餐的时候,推开门,就丧失了一切烹饪的热情;遇到了一本很有趣的书,想象着自己坐在台灯下,窝在沙发里细细阅读的感觉,买回家之后却一层一层的蒙上灰尘;刚刚认识的时候,沉迷于男朋友身上浓厚的艺术气息,看着他认真作画的样子,觉得以后的每一天都能这样你画画我做手工,一定是幸福又美好的生活。在一起之后,每天下了班两个人就只能窝在沙发上各自抱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话。生活真是糟透了!
    为什么,生活总是在充满期待的时候很美好,却在现实中永远也实现不了?
    我曾以为,生活就是这样,充满期待的时候是最美好的,等你得到了就不珍惜了,自然也就觉得不美好了。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它与我椅子上堆着的那些衣服有关系!
    这个领悟,与《扫除力》、《断舍离》这两本书有关,最大的触动还是大学寝室里那位干净整洁,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过着我期待中的生活的那位姑娘。她每天开开心心的起床,去健身房锻炼,回来寝室听音乐看书,中午休息,下午学习,晚上相约逛街喝咖啡。她不拖延,不焦虑,舒舒服服的过着每一天的生活,书桌上只有爱喝的茶叶、喜欢的水杯和有趣的书,床单上的美丽小碎花每天都开心的绽放。重要的是,她的椅子上从来都只有一个可爱的坐垫!
    这让我意识到,原来是可以的!生活是可以像她那样,美好从容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窝在被窝里哭了半宿。莫名其妙的委屈、悲伤一阵阵袭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不知道她碰触到的是我哪一根神经。
    慢慢地,我开始尝试体会我对堆放在椅子上的那些衣服的感受。
    一件白白的衬衣,穿了一天,变得皱皱的。不想再穿了,那就放进洗衣篓吧。不可以!洗衣篓里都是脏衣服,这件白衬衣会被弄脏的!那就挂在衣柜里吧。不行!衣柜里的衣服洗完之后香香的,整整齐齐的,白衬衣已经皱了,放进去会破坏衣柜里的整洁。白衬衣哭了,我不完美,所以没有人接受我,我就只能堆在椅子上,慢慢等灰尘堆积,等我足够脏了,我就可以被洗干净,重新挂到衣柜里。

    这不就是我吗?!!
    我对这件白衬衣投射了我对自己的所有评价!
    “我不够好,我不是完美的。”
    “这本书很好,很有趣,但是我不完美,我配不上它。”
    “这个男朋友很厉害,我崇拜他。但是我不完美,我配不上他。那么我们就一起懒惰吧。拖延吧。一起变得更加糟糕吧。这样我就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我就可以不自卑了,我就可以跟他在一起了。”
    于是我的生活变得跟白衬衣一样,慢慢地被尘埃覆盖,被拖延折磨,无限循环的自我嫌弃,越来越深的无力感。
    我知道,这来自于父母对“完美小孩”的期待,来自于父母自认为“督促”的批评,来自于非好即坏、非对即错的教育体制。
    那么,我就要继续谴责教育、责怪父母吗?不是的。
    我看的一个美剧中,有一位姑娘,她的母亲是躁郁症患者,为了吸毒将从12岁至6个月大的五个孩子全部丢给16岁的她。父亲酗酒,每天醉倒在不同的地方,被警察送回家。她放弃了自己长跑州记录的水平,放弃了高中的学业,照顾五位弟弟妹妹7年。在她23岁的时候,她因为在一个party上吸毒,忽略了最小的弟弟,结果导致弟弟误吸毒品休克。她在被关押被判重邢犯之后,说出了一句让我很震惊的话“我已经23岁了,我的生活过成什么样子已经跟我的父母没有多么大的关系了。她们没有给我优越的环境,没有给我好的条件,但是他们给了我生命。我是一个成年人了,我的生活需要自己努力才能改变。”
    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她太有怪罪父母的理由了!她之所以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就怪他的父母!她之所以感情不顺吸毒酗酒是因为照顾弟弟妹妹太耗费她的精力了!她就应该这么怪罪下去!
    怪罪能带来什么呢?心安理得的堕落。不会内疚。不会觉得浪费可惜。这样暂时的愉悦感,比努力上进轻松多了。这样的生活虽然不美好,但是也不会痛苦。
如果我是一位牵线木偶,那我就这样被人操控着演完人生这场戏就可以了。但是,我是可以自主呼吸,手脚可以自行操纵,有大脑有思想活动有情感需求的成年人。我的一生不要被“烂父母”这一根线操纵下去。
    所以,相信自己可以改变,相信美好生活可以通过努力得到。
    就从认认真真倾听,堆在椅子上的旧衣服在说什么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