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览室

您的当前位置:心理辅导 > 阅览室>实用心理

成为长期员工的要点

发布时间:2016-12-19文章来源:浏览次数:1466 点赞量:23

在单位,总是会看到一些特别稳定的前辈,与公司的关系有如笃定的婚姻。8年,10年,20年……什么动力,让一个人能够在一家公司做这么久?

  我是这样一路走来

  空客中国区总裁博龙的家,落在北京平安大街北面的一个四合院里,有个大院子,院落西边,是一道长廊,长廊最南端连着厨房,墙上、冰箱上,贴着博龙在法国的生活照,长廊的墙上挂着日本传统绘画作品,越过长廊的隔架上、墙角边,摆着20多件中国工艺品,它们共同见证了博龙在这家全球顶级公司的28年。

  “开始新的工作,我就告诉自己要好好干下去。首先就是把手边的工作做顺。后来发现,其实一切都有内在的发展逻辑,当我把现在的逻辑理顺了,接下去的发展就会自然浮出来,就像推理一样。”到一个新岗位,做好它,然后再去一个新的位置扩容自己,不急不缓,走着走着就有了一条路,这种自然而然的发展,和博龙内心的频率一致——循序渐进,要看得见自己的脚步。博龙会带着客人穿过自己家的长廊,说,“我以后可以这样说,喏,看见吧,我是这样一路走来的,不是突然蹿出来的。”

  什么动力,推动我们长期工作?

  “每个人都在找一条自己的路,这条路不仅只是工作8小时走的路,它连接了一个人生活、情感各方面,讲穿了,它是人活着的一部分。”方莹做了8年HR,现在大型购物集团任人事总监,她说,博龙的感觉,几乎是每个员工的内心期待。

  内心的稳定感和喜悦感(喜欢这份工作)有助于员工缓解内心深处恐惧失业带来的焦虑感,而外在的稳定感(公司运作系统成熟、人员稳定等)和发展空间,是和一个人内在对工作的期待相符相承的,只有内外两个需求对接,才能让工作最稳定地向前推进,方莹说。

外在:离不开人的企业文化

  丛征宇,杜邦广州任厂长,他说,要不是因为必须去广州,他不会离开默沙东,因为那里有离不开人的企业文化。

  这家总部设于美国新泽西州的世界顶级制药企业里,像丛征宇一样的长期员工甚至终生员工有很多。“你的未来都是可以描绘的。”给每位员工设计一份精确的个人发展计划——针对个人性格、专业,根据企业结构,作出明确的设定,你在这两年需要送你培训什么技能,到一定技能和资质,就可以获得一个更高的头衔,从具体的技术逐渐过渡到管理层。“你可以在公司的职位体系里,画出一条少说二三年,多则一辈子的个人职场道路。”这种感觉会让人着迷,因为非常具体,所以会让人感觉未来清晰得出现在自己眼前,你甚至可以想象你到几岁的时候,会戴什么手表,开什么车上下班,喜欢用什么香水,去哪里度假,要不要包架私人飞机……天啊,这些梦想都有足够的条件变成现实!

  当然,人性化不止于理性的发展,更多的是感性共处。如果企业付给你10万的月薪,而你必须变成那颗著名的螺丝钉,不带任何爱恨情仇,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在一个岗位上做下去,这种生活也会逼得人发疯吧?

  “人免不了发生些感情上的好事坏事,生老病死,还有生理舒适感,比如工作负荷量,需要运动等等,这些都要耗费时间,有时和工作就是要打架的,如果一家企业真的人性化,它会把这些都考虑进来。”丛征宇说,有一种幸福感不需要通过自己得到,“我没遇到什么大事,我在想这个也因为我们几乎不用加班,我有时间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但任何环境都会发生情绪冲突,那边的领导第一反应是反省企业对待员工的态度是不是不够人性化。”

  丛征宇说:“我在里面是获得尊重的,我愿意在一个提供尊严的地方长久发展。”

内在:无论发生什么,我要在这里

  Jessica,联合利华公关部高级经理,在联合利华工作12年。最初进联合利华时。她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并没想要不要长做,就觉得这样做下去也不错,直到有人花大力气来挖她。

  “一家很大的金融公司找我去做公关,条件很好,我学金融的,一直希望做回金融,上海又是金融中心,我动心的。”但Jessica没有离开,“觉得还是这里的企业文化和我比较和,老牌欧洲公司的风格,很人性化,自我的培养,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都不错,如果我去一个新单位,硬件似乎不错,可人呢?”这句话的背后是,除了硬件之外,这里一切软件,那些看不见的不稳定因素,她都有把握。

  “从我个人来说,我必须对公司了解才能对外部的事情才能有一个自由的沟通。”

Jessica说:“企业就像一个人,不能脱离这个人自身特点做造型。对这里,我用了3年时间,才完成了一个相对深入的了解,摸清了这个公司的气质、精神、喜好等等,还要用更长时间去深化。”Jessica说,“公关做了10年后,现在向专家型方向发展,我觉得自己这辈子就做这个吧,我还挺擅长的。”

  

  一份真正的长期工作,一项事业

  “人生价值观和工作价值观的契合度越高,工作越快乐。”罗锐2008年从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研究生毕业,但他并没着急找一份传统意义上的工作,而是像过去的7年一样,和国际上各个环境保护探索科研中心密切联系,参与各类全球性的志愿者勘探计划。2002年,罗锐选报环境专业时,这在当时还是个冷门专业,他只是一厢情愿地认定自己要到最热爱的大自然去,于是,一进大学门,就主动找到了国际环境组织,最终和这些组织“签订”了一份终生合同——不顾经济投入产出,只要是对环境有利的项目,即刻启程——去过最冰冷的南极,眼见一整座冰山在眼前轰然倒下,也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长驻,看土地化沙,飞扬长空。

  是什么力量让他如此坚定,以至于在拒绝高薪时毫不拖泥带水?“只有7秒,一座庞大的冰山在我眼前消失,那个声音,那个瞬间的消失,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还有更多的冰山在消失,更多的动物在消失,我想,只要是人看见都会心痛,我想没人会在那个时候说这和自己无关,没感觉。”罗锐说:“这些经历让我不能放下我的事业,工作和事业是两个概念,具体做什么工作,对我不是困扰,它们只是事业道路上的驿站,我只要确定自己走在路上就可以了。”

  当一个人想清楚自己要什么后,就会把工作纳入自己的生命体系——这份工作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这时,一些工作造成的外在压力,会转为内在动力,帮助每个人将自己从具体的工作中解脱出来,获得自由。

任何一件事只要做长了,都在挑战人性

  ■ 《心理月刊》:一位员工在同家单位工作8年以上,背后是什么力量在支持他们?

  白玲:一是拉力,我们为什么能从山底爬到顶峰?因为一开始就有个目标,或者说梦想,这个目标越具体越好。第二是支撑力,爬山的过程是很累的,还会有很多诱惑,如果来自家庭、单位的支持不足够,就容易放弃。如果一家企业能提供更强大的拉力和支持力,长期员工会比较多。这非常像婚姻,任何一件事只要做长了,都在挑战人性:朝三暮四,喜新厌旧。

  ■ 也就是说,我们不可避免地会进入疲倦期?

这是一定的。人的天性和职业本身就冲突,人的天性是自由的,而职业要求规范化,一开始,人处于学习规范的过程中,不容易感觉倦怠,但一旦时间长了,人变得像机器一样重复操作,倦怠就会出现,这是自然反应。

  ■ 要如何应对这种疲倦?

  认识这就是件不可避免的事实。其实,所有组织也就是企业,制定制度的速度永远慢于个人发展的速度,员工难免进入一个重复的阶段,这是必然的矛盾。这个时候,就有人通过跳槽缓解这种疲倦,从大方面看,人才的流动有利于组织的发展,但对个人,无论你去哪里,工作一段时间,还会遇到这个问题。

  ■ 但这种重复真的是一种重复吗?

  工作等于做练习,这是一种内功和外功的练习,一个动作重复很多遍,看形态,好像是在练习外功,但其实,当你重复一段时间后会发现自己由外转内了,这时,除了动作一致外,你的精气神也是通的。跳槽损伤的就是内功。

  ■ 一份长期合同会不会给人的发展带来局限?

  只对一些能力不强的人,或者说对自己不自信的人起作用。

    如果您在您的职业规划上有困惑,可以咨询专业的老师,预约电话:010-68216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