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览室

您的当前位置:心理辅导 > 阅览室>实用心理

产生恐惧和消除恐惧的神经机制

发布时间:2016-12-19文章来源:浏览次数:1573 点赞量:21

    恐惧是植根于人心底的一种复杂的情绪,适当的恐惧可以帮助人们趋利避害,保护自己免受伤害。但如果对常人不怕的事物感到恐惧,或者恐惧体验的强度和持续时间远远超出正常范围,则会给人们带来困扰,甚至出现焦虑症和恐惧症等神经官能症,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搞清楚大脑认知恐惧和消除恐惧的机制,帮助那些被恐惧梦魇包围的人们重新回到阳光下。

    最近,美国纽约大学心理学家的研究使人们对于恐惧的发生和消除的理解又加深了一步。该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副教授伊丽莎白·费尔普斯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了产生恐惧和消除恐惧的神经机制。这是一项重要发现,因为只有了解消除恐惧的机制,才可能人为地干预这个过程,利用药物或者其他方法缩短这个过程。

    费尔普斯和她的同事发现大脑中一个称为杏仁体的区域在恐惧认知和消除过程中起关键作用,而腹内侧额叶皮质层则对维持恐惧的消除过程有重要作用。他们的发现发表在9月16日出版的《神经元》杂志。

    研究人员在实验室模拟了恐惧的认知和消除程序。他们首先给受试者呈现两种颜色(蓝和黄)的信号,其中一种信号伴随有适度的电击。经过反复刺激,受试者逐渐获得了对电击有关的颜色信号的恐惧感。然后研究人员在呈现信号的时候逐渐降低电击的强度,以致最后完全停止电击。受验者对恐惧的认知经过这个过程被消除掉。

    那么在恐惧认知和消除过程中,大脑哪个部位在起作用呢?研究人员使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技术对受试者的大脑进行了扫描。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技术出现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现在已经成为神经科学家研究大脑功能的最有力的武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可以测定大脑各个区域的血流量,而血流量越大,代表这个区域的脑活动也越强烈。

    “我们之所以将目标集中在杏仁体和腹内侧额叶皮质,是因为在大鼠身上进行的研究已经表明这两个区域和恐惧情绪密切相关,”费尔普斯解释说,“我们发现杏仁体在恐惧的早期认知过程起重要作用,而腹内侧额叶皮质看起来对维持恐惧的消除过程更重要。如果一种药能作用于杏仁体,那么有可能对焦虑症和恐怖症有治疗作用,”费尔普斯补充说。他们所采用的恐惧认知和消除模型已经用于焦虑症治疗药物的筛选工作。

    “如何消除恐惧和焦虑是现在研究的热点,我们的研究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就是在大鼠身上得到的结果同样适用于人类,那些动物模型其实可以很好的应用于人体,可以研究人类的焦虑障碍以及其他的神经功能性疾病。”

    美国第拉华大学的心理学副教授杰弗里·罗森也承认:“这些发现确实再现了在大鼠身上获得的结果,杏仁体和腹内侧额叶皮质与恐惧的认知及消除之间存在联系。这些发现可以帮助药学家开发出治疗恐惧症和创伤后紧张综合征的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