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览室

您的当前位置:心理辅导 > 阅览室>实用心理

你的焦虑在这里

发布时间:2016-12-26文章来源:浏览次数:1558 点赞量:56

文章 | 摘选自卡伦霍尼《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我们时常与朋友谈论起恐惧的感受,恐惧感会在不同的情境下引发情绪上的焦虑。在讨论恐惧与焦虑的不同之处时,我们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焦虑本质上是一种涉及主观因素的恐惧。那么,这种主观因素的性质如何呢?

 

我们先来描述一下个人在焦虑时的体验吧。一种强大的、无法逃避的危险感让他喘不过气来,而对这种危险感,他本人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不管这种焦虑的表现形式是什么──是对癌症的臆想性恐惧,还是一种与雷雨有关的恐惧;不管是站在高处所产生的病态恐惧,还是任何与之相似的恐惧 ── 这两种因素,即强大无比的危险感知以及对这种危险感毫无抵抗能力的体验,都始终存在。

 

有时候,这种让他感到无力抵御的危险力量似乎来自外界;有时候,又似乎来自于他自身无法控制的冲动,例如害怕自己会不受控制地从高处往下跳,害怕自己会失去理智的控制拿刀杀人;又有时候这种危险感则完全是模模糊糊、不可捉摸的,就象焦虑发作时通常所感觉到的那样。

 

但这些感觉本身,并不仅仅是焦虑的根本特征,它们也会出现在任何涉及事实上的巨大危险中,以及事实上对这种危险完全无能为力的处境中。在恐惧的情形下,危险存在于现实,无能为力的感觉是由现实所决定的;而在焦虑的情形中,危险感是由内在的心理因素所激发和夸张了的,无能为力的感觉也是由个人的态度所决定的。

 

因此,焦虑中主观因素的问题,就可以被还原为一个更具体、更特殊的问题: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环境,促生出了这种无法抵御的危险感和对这种危险完全无能为力的态度呢?如同解决其他问题一样,在解决焦虑问题的过程中,弗洛伊德给我们指出了一个前进的方向 —— 包含在焦虑中的主观因素其实就在于我们自身的本能驱力。 换句话说,焦虑所预知的危险,以及对此无能为力的感觉,都是由我们自身冲动的破坏性力量所召唤出来的。

 

原则上来说,只要对冲动的觉察以及对冲动的执着会对其生存利益和需要产生损害,只要这种冲动本身是充满热情的、不可阻遏的,那么任何冲动就都有激发焦虑的潜在力量。在有着明确、严厉性禁忌的维多利亚时代,屈服于性冲动往往意味着招来实际的危险。例如,一个未婚的少女,如果屈服于性冲动,就必然面对良心谴责和社会舆论的洪流。这一点放在今天,针对种种较反常的性冲动,例如暴露癖和恋童癖,也是同样适用的。而在当今社会,只要涉及的是“正常的”性冲动,人们的态度就会相对宽容,不管是内心的承认,还是付诸实践。因此,人们也就没有什么为之担心的实际理由。

 

科学表明,焦虑的根源往往并不在于性冲动,而在于与性冲动相伴随的敌对冲动,例如通过性行为来伤害和侮辱对方等。事实上,正是各式各样的敌对冲动,成为了神经症焦虑产生的主要根源。举一个例子,F先生正与M小姐在山中做徒步旅行,F先生深深地爱着M小姐,但由于他那种莫明其妙发作的醋意,他突然对她有一种强烈的仇恨和恼怒。当和她一起走上一条险峻的山间小道时,F先生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焦虑,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和急促的心跳,他突然有一种想把M姑娘推下悬崖的冲动。这种焦虑的结构,就与从性欲中产生的焦虑完全一样,都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冲动;而人一旦屈服于这种冲动,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巨大的灾难。

 

然而在大部分人身上,敌意与病态的焦虑之间的因果联系却并不十分明显。对敌意的压抑,意味着“伪装”一切正常,从而在本应进入战斗时,或至少是在我们希望进入战斗时,避免进入战斗。因此,这种压抑所产生第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就是体验到一种未设防的感觉,说得更确切一点,就是由此而强化了本来就有的未设防感。当一个人的利益在事实上受到侵犯时,如果敌意受到了压抑,就可能使他人有机可乘。